白酒需要倡导“新文化”

时间:2021-05-11 03:43:23来源:大新县图书馆 作者:施教日

文章来源华夏酒报     李白曾言,“三杯通大道,一斗合自然”,饮酒之乐尽在其中。别人称他为诗仙,他却自比“酒仙”,写酒的诗歌太多,恐怕可以专门编一部集子。

     独酌时,有“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”;群饮时,有“百年三万六千日,一日须倾三百杯”;得意时,有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;失意时,则“停杯投箸不能食,拔剑四顾心茫然”。而他在《将进酒》里几句千古绝唱,“古来圣贤皆寂寞,惟有饮者留其名”,“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”,则给了后世所有的酒客以最好的理由——“喝吧,想那么多干啥?”  

     不过,留下这么多酒歌的李白,一生仕途坎坷,他的政治抱负大概都借着酒劲宣泄了,就算曾贵为翰林学士,也没干出一番事业,反而因缺乏政治远见而“站错队”,被发配流放,最后慌不择路,“以饮酒过度,醉死于宣城”。  

     相比而言,生于饮酒世家的文学大家苏东坡,在仕途上也曾几起几落,颇为跌宕,一度在新旧党争的夹缝中无所适从,但他的境界不一样。据说,苏轼的祖父和父亲都嗜酒如命,他很小的时候就在家中饮酒,在苏家人看来,每天不喝几杯酒,一定会疾病缠身!而苏轼爱饮酒,却非常节制,他每天都喝,一天总量却不超过五杯,总是保持微醺的状态,可谓深得小酒怡情的真谛。

     苏轼为官一生,干了不少实事。

     在他的酒歌中,不缺少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”的豪放,更有“人生如梦,一樽还酹江月”的深沉。同样是透过杯中之物,东坡居士所参悟的天地世界,似乎要比青莲居士醉眼所见的颠倒乾坤更有意味,更富于哲理。

     中国酒文化源远流长,业内人士都明白一个再浅显不过的道理:做白酒就要做文化。但是,对于这个“酒文化”如何做,就各执一词、各显神通了。  

     著名白酒专家沈怡方认为,中国白酒业要有“酒道精神”,就像“茶道”一样,要从容酒之器、饮酒之道、品酒之艺、敬酒之礼等多方面对现行的白酒文化进行“矫正”,倡导健康的饮酒氛围,提倡一种白酒“新文化”。 

     他希望,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同白酒的健康功能,把饮酒当作保健的话,每天饮用一定量的酒,总量不会发生太大变化,但会让整个社会饮酒风气转变,中国白酒企业当仁不让,更有责任推动健康饮酒方式的推广。

     古井酒文化博物馆馆长张猛认为,中国白酒是世界六大蒸馏酒之一,其酿造工艺和历史最为久远,以五谷为原料,手工酿制,最符合中国人的口感偏好和体质特征。“喝酒,就要喝好酒,好酒不一定是贵酒,不以价钱而论”。他说:“一是要口感舒适,入口醇净甘爽,让人啧啧称赞;二是喝完了不上头,没有副作用,不影响工作学习,这是喝酒的最简单标准。”  

     进一步说,喝酒就是“喝文化”。在他看来,虽是好酒,但不是名酒,酒的后面没有历史,没有故事,没有几代饮者和酒徒积淀下来的口碑与传说,“那这个酒,就缺乏一点味道”。  
     在古井酒文化博物馆古色古香的“饮酒室”中央,有一张老树根做成的大酒桌。张猛馆长居中而坐,“古井贡酒的背后,有一个完整的酿酒、饮酒、品酒的文化体系做支撑,在这里你喝的不仅是酒,更能喝出美酒精神,体验到浸泡在美酒中的丰富多彩又源远流长的中国人文精神。

  从这个意义上说,古井贡酒并没有把白酒看做一般的消费品,酒不仅是人们交往和娱乐的媒介,还是在酒文化中受熏陶与感染,让人生境界得以升华的手段。

  “酒逢知己千杯少”,“酒不醉人人自醉”,这里说的,不是“喝高了”之后短暂的快感,而是“喝好了”以后的感悟与收获。

     这正是《酒界三问》给整个白酒业所带来的醍醐灌顶式的“醒酒”效果。酒里有乾坤,杯中藏世界。能否参悟,要看你是否“喝的恰到好处”。


 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《华夏酒报》。
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,请订阅《华夏酒报》,邮发代号23-189 全国邮局(所)均可订阅。

编辑:赵果

广告

weixn
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