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力特:岁月无悔

时间:2021-05-11 04:35:35来源:大新县图书馆 作者:昌吉回族自治州

 

而今,走在酒乡小街上,即使晴天,也常常会看到有老人似乎不那么协调地戴着蓝色的“伊力特”字样工帽,
在树下聊天,在广场散步,也许这不并为遮风避雨,只为深藏心里的某种情结……

      日前,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,《华夏酒报》特约记者有幸拜访了3位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进厂的伊力特老前辈们。
     “这是1963年建的厂房!这是1969年时的烧酒场景,那时候的蒸锅都是10公分厚的木头做的,我们都还用簸箕装锅呢!”看到黑白照片上那一排平房,熟悉的酿酒、包装场面,周利云老人和老伴刘桂荣欣喜地回忆着向我们娓娓道来,仿佛时光又借着那些老照片回到了他们的年轻时代……
     1969年,28岁的周利云结婚后便和妻子刘桂荣一起来到酒厂工作。周利云开始酿酒,妻子则进了包装班。
     据周利云老人介绍,当时酿酒条件艰苦,工房的屋顶是用木条搭起来的,再放上油毡,青砖。到了冬天,工房里雾气很大,屋顶滴水,工人们浑身潮湿。最困难的是没有电,冬天早上5点钟就要上班,他们用生铁、棉花、煤油做成照明灯,光亮微弱。那时烧酒的底锅没有防护措施,因为光线不足,当年就有一位工人因起锅时雾气太大,不小心坠入了滚烫的底锅,造成了终身残疾,留下了一辈子的伤痛……
     “用水也不太方便,要从50米之外的渠道拿桶一点一点提,夏天还好,冬天围个围裙,都结成硬邦邦的冰了。”老人感慨着。有一次,一个同事想烤干结冰的围裙,结果不小心把衣服都烧着了,伤心地大哭了一场……
     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,他们还是坚持着。周利云老人说,那时候最累的是下窖,没有行车,全靠人推独轮车,不仅体力消耗大,关键要在狭窄的窖池边小心翼翼,防止跌入窖池。
     提起当时的生活,周利云老人说,那时候虽然条件艰苦,但是大家对工作却是全心全意,加班加点干活也都无任何抱怨。
     有一次冬天,下了班,周利云硬是顶着大风,背着远远超过自己体重的80多公斤苇子回来,就为多准备些酿酒辅料。那时每天除了正常上班,下班了大家还自觉地背苇子,拉玉米杆,做酿酒辅料。晚上,要开会学习,总结自己的工作,几乎是一心扑在工作上。
     踏踏实实,无怨无悔付出了20多年,在1994年时,周利云被厂里评委“优秀共产党员”和“双文明先进个人”,并连续四年成为团代会的代表。
     “那时候的荣誉真的都是拼命挣出来的。”就在我们端看这20年依然鲜红的荣誉证书时,周利云的老伴刘桂荣感慨地说。
     刘桂荣是当时包装班的班长,也是出了名的“酒花”,长得美丽,干活更是手脚麻利,就是一心为了赶生产,没出月子期,她就背玉米秆,结果累出了肾炎。因为洗瓶贴标,手指已严重变形,手上落下的疤痕清晰可见。特别是那次累出的肾炎让老人身体一直到现在都不好。昔日貌美如花的女子而今已是白发苍苍,可拿起当年脚踩压盖的老照片,老人依然如数家珍般给我们讲述当时的日子,笑容里透出作为酒厂人的骄傲和自豪……
     今年69岁的彭桂英老人也是当年的包装班班长。当年号称包装班的“铁姑娘”。据说,那时候她一个弱女子竟能够扛起一袋玉米。看到我们惊讶的目光,老人嫣然一笑:“那时候工作抓得紧,白天晚上忙,人就是一心为了工作,挣那个小红花嘛。”
     是啊,简单的一个小红花,再朴素不过的奖励,但在他们心里,那是一份能够激励大家干起活来义无反顾,证明自己的至高荣誉。
     和刘桂荣老人一样,当时彭桂英老人也是洗瓶子,贴商标,各种杂活都干过。老人的右手食指和中指也都变形严重。她说,那时包装班的人,几乎个个手上都有刮伤划痕。
     在包装上一直干了30年光荣退休,女儿希望老人到城里享享清福,但彭桂英文章来源华夏酒报老人总说不想到别处,就选择守在她工作生活了几十年的酒乡小院,几头牛,两块菜园子,便成了老人当下的全部生活。
     近日,在石河子参观军垦博物馆时,欣然发现了伊力特当年最早的“一吨酒海”实物。听周利云老人介绍过,那有着50公分大的四方口子的酒罐,先是从山东买来柳条篓,再从四川买来黄色的纸张,在纸上涂上发酵的牲畜血,层层贴在篓子上,待晾干后,便能密不渗漏,是最初的装酒器具。走过斑驳的酒罐,再看看那件打了上百个补丁的旧棉袄,军绿色的瓷缸子,百感桑沧,难以想象物质的匮乏,让军垦前辈们经历了多少苦难? 而伊力特的先辈们为了这“醉人”的事业又煞费了多少周折?
     也正因为当时条件艰苦,一年四季没有休息,很多年轻人工作时都选择去了连队。但就是像周利云、刘桂荣、彭桂英这样许许多多愿意守护酒厂的人,他们坚持了下来,是他们无怨无悔,把一生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献给了伊力特的酿酒事业,是他们把昔日的小作坊变成了今天酒乡几千人的“衣食父母”。在这里,他们苦过、累过,却依然深深眷恋这片曾经充满激情的土地。
     而今,走在酒乡小街上,即使晴天,也常常会看到有老人似乎不那么协调地戴着蓝色的“伊力特”字样工帽,在树下聊天,在广场散步,也许这不并为遮风避雨,只为深藏心里的某种情结。


 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《华夏酒报》。
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,请订阅《华夏酒报》,邮发代号23-189 全国邮局(所)均可订阅。

编辑:赵鑫

广告

weixn
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